阿里云操作系统与谷歌Android争端深度分析

2012年9月以来谷歌与阿里巴巴的操作系统争端,实质上共反映了开源技术的快速发展导致技术扩散,与行业领先者利用规则防止自身利益随之弥散二者之间的深刻矛盾。维护Android产业生态统一是谷歌挑起此次事件的直接原因,阿里云公司确对Android应用生态构成直接成胁,但共并没有义务维护谷歌基于Android的战略利益。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从现行行业通行规则层面来看,阿里云的行为不存在瑕疵,而此次事件的发展也可能对我国的产业安全产生不利影响。

阿里云操作系统与谷歌Android争端概述

2012年9月13日,由阿里巴巴的子公司阿里云与宏基合作的新款阿里云操作系统手机发布会,在谷歌施压后宏基被迫取消,此后谷歌、阿里巴巴发表声明各执一词,谷歌与阿里之争愈演愈烈。

阿里云的操作系统在Android基础上对后者部分核心组件进行了替换与拓展,同时借用了Android应用和硬件生态体系。阿里认为阿里操作系统虽借用了包括Android在内的业界开源资源,但仍是独立的操作系统不需要与Android兼容;而谷歌称“阿里云操作系统是Android的分支,不兼容Android的操作系统,破坏了谷歌Android生态系统”。谷歌以其与OHA(谷歌领导下的开放手机联盟)成员签署的反分裂协议为依据,以终止合作威胁裁,从而达到了阻止终端企业使用阿里云操作系统的目的。从表面上看,双方争论主要焦点在于阿里云OS究竟是不是Android分支,而实质上其反映了:开源技术的快速发展导致技术扩散,与行业领先者利用规则防止自身利益随之弥散,二者之间的深刻矛盾,是开源技术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产物。

谷歌Android开源性、授权机制、知识产权威胁研究

(1)Android开源性:除谷歌应用服务(GoogleMobile Service)和硬件驱动程序外Android操作系统完全开源

开源是开放源代码的简称,Android操作系统本身即是构建在以Linux为代表的大量业界既有开源资源上的产物,并继续保持开源,已发布的版本整体除搭载其上的谷歌应用服务(GMS:Google Mobile Service)以及硬件驱动程序(几乎所有操作系统为保护硬件厂商利益都是不开源的)外是完全开源的,不开源部分并不影响操作系统的完整性。Android操作系统为业界提供了一套优秀的、完整的操作系统技术实现模板,同Linux、WebKit等业界既有开源资源一道,极大地降低了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技术门槛。

(2)Android授权机制:Android开源代码的使用不需要授权,而基于Android代码的进一步服务谷歌事实上采用了分级授权机制

基于谷歌的开源协议,在不使用Android商标权的情况下利用Android开源代码从事商业活动不需要授权。在开源领域,业界存在大量已严格定义的授权程度不同的开源协议,以著名的开源软件Linux所遵循的GPL协议为例,该协议要求基于其所做的任何变更或衍生均需继续开源,这阻断了大部分基于其进行商业运作的可能。而Android整体所遵循的是以对商业友好而著称的Apache2.0源协议,于已发布的Android操作系统版本进行二次开发并不需要开放源代码即可投人到任何合法的商业活动中。

基于Android代码的进一步服务谷歌事实上采用了分级授权机制,这也是谷歌充分利用开源规则创造出的一种新型隐性控制方式。Android源代码是开源且充分授权的,但基于Android产业运作模式是封闭的,谷歌拥有绝对主导权。谷歌拥有Android商标、最新版本Android源代码发布对象与提供时间、Android谷歌技术支持服务、谷歌应用服务(CMS)等控制权,同时谷歌在诸多高端海外市场与运营商达成协议只能入网通过其兼容性测试的Android产品,这些共同构成了谷歌对Android产业生态的完整控制链。对终端企业而言只有通过谷歌掌控的兼容性认证的智能终端才能通过海外运营商大规模集采销售,而若为了尽早获取Android最新版本的源代码、得到谷歌的技术支持、搭载谷歌应用服务、使用Android品牌则均须同谷歌开展进一步的商务合作,最典型的莫过于Android产业联盟OHA成员均须与谷歌签订反分裂协议承诺不对Android平台进行任何分化或衍生,这也是本次事件上谷歌以终止合作威胁宏基(OHA成员)放弃与阿里合作的直接依据。

(3)谷歌知识产权威胁:谷歌基于Android发起知识产权挑战的风险较低

Android采用的Apache2.0开源协议意味着,谷歌放弃了以知识产权为手段遏止其它公司利用Android进行二次开发的权利,企业在不改变原始代码中包含的知识产权公告说明等基本要求下,投入到不涉及谷歌公司名称及其商标的商业运作中,谷歌并无任何法律意义的遏止权利,其不能依托于拥有的Android版权、专利权发起直接挑战。正是在这一严格法律保障下,全球产业界快速集聚,助力Android后来居上一举在国内外市场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因此就本事件而言,谷歌对阿里云计算公司采取直接的知识产权法律行动可能性较低,其目前也是以控制与谷歌存在合作关系的终端企业的迂回方式伙对阿里进行打压。

争端实质分析

阿里云对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研发深度超过我国大多数操作系统研发公司,其在与Android应用生态系统兼容的同时自主研发/替换了Android的核心组件(虚拟机),走出了一条适合我国国情、发展我国自主操作系统的正确道路。阿里云操作系统基于Android,Linux, WebKi一等一系列业界知名开源技术组件进行研发。基于开源资源是包括谷歌研发Android在内的业界通行做法,在此基础上阿里云操作系统主要技术创新聚焦于产业生态支持方面,以逐步形成自有生态系统,如图1所示:一是阿里云操作系统对Android的核心原始创新一Java虚拟机进行自主重研,搭载了阿里云公司自主设计、架构、研发的自主知识产权的系统核心虚拟机;二是阿里着眼“未来”Web化发展趋势,创新构建完整的Web框架体系,前瞻布局探索新型Web应用生态系统。我国其它的基于开源代码(Android)进行操作系统研发的公司研发重点通常是上面两层—-操作系统的应用层面或者应用引擎层面,而显然阿里云做的更为深入。由于阿里云操作系统整体实力弱小,为借力Android应用生态其在当前采用了对Android应用呈一定程度兼容的过渡性技术策略,同时基于商业及技术考虑目前并没有也不愿搭载谷歌应用服务,当然也没有去主动通过谷歌控制的兼容性测试。

阿里云操作系统与谷歌Android争端深度分析
维护Android产业生态统一是谷歌挑起此次时间的直接原因。操作系统价值与其产业生态规模高度正相关,产业生态是全球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竞争的核心,移动互联网背景下则集中体现在操作系统支持的应用生态及硬件产业生态上,显然割裂其产业生态将严重冲击操作系统所有者的核心利益。而阿里践行的实际是我国操作系统研发企业普遍采用的“利用Android生态、逐步打造独立应用生态”发展路线,操作系统版本长期不断演进,只有逐步形成独立的操作系统平台与相应的产业生态才能摆脱谷歌的控制,进而真正拥有企业发展的自主权,以移动支付方式为例,近期谷歌开始要求在Android上的应用内购买必须选择其Google Wallet,谷歌利用其平台优势实现了Android与电子商务的高度耦合,极大影响了互联网业务的发展走向,此举显然与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直接冲突,阿里选择独立演进发展实属必然。然而此举确可被看作是对Android应用生态的直接威胁,因此谷歌认定阿里云操作系统是在Android基础上进行衍生并意图分裂Android应用生态,但就阿里云公司而言,其并没有任何义务维护谷歌基于Android的战略利益,无论是从法律层面还是从现行行业通行规则层面来看,阿里云公司的行为均不存在任何瑕疵。

Android在国内外市场形成的事实垄断地位是谷歌挑起本次事件的现实原因。Android自开源伊始即被视为全球业界的公共财富,基于Android进行衍生开发的企业数量众多,仅我国高峰时就一度超过十家,其中绝大多数都公开声明甚至实际尝试走向独立演进,其行为性质与阿里操作系统几无区别,但谷歌历年从未挑起此类严重事端。2012年二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Android份额达到80%,垄断的市场地位是促使谷歌此次直接威胁终端厂商阻碍阿里操作系统发展的现实保障,其一旦成功将对我国初有小成而又普遍依赖于Android生态的操作系统研发产业构成致命影响。

谷歌阿里之争对我国产业的影响

谷歌在此次争端中一旦胜出,将对我国包括操作系统研发、终端整机制造、应用服务提供在内的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安全构成严重不利影响。
谷歌操控OHA联盟,严重制约我国自主知识产权操作系统的发展。移动互联网目前形成了苹果i05和谷歌Android的双巨头格局,谷歌业已建立起相当完善的应用生态系统,并实现了终端产业规模集聚,其OHA联盟成员广泛涵盖国内外主要的终端厂商。而按现有谷歌运作模式,其一旦单方面认为一款操作系统产品隶属于Android生态的一部分,就可以借助其对OHA联盟的掌控,对此款操作系统平台进行强力打压,这对我国普遍以Android开源代码为基础、进行自主研发的自主知识产权操作系统是致命打击,谷歌强大的巨头挤出效应将断绝我国自主操作系统进人市场的机会,使得国内产业各方试图建立一个新生态系统的努力成为徒劳。

按此态势,谷歌对我国终端产业掌控程度将进一步增强。谷歌Android助力我国终端产业快速进人了移动智能终端时代,也带动我国移动智能终端系统软件技术能力整体获得了明显的提升,但其也通过封闭的运作模式深度控制广大终端厂商,其不断加码、日益收紧的管制政策更不断弱化各厂商产品差异化能力,国内外普遍依赖于Android操作系统的终端企业,其生存发展越来越系于谷歌的垂青。不甘于此,我国终端企业包括联想、华为等纷纷基于Android打造自有操作系统以期逐步掌握发展自主权,其技术路线与阿里几无二质。谷歌一旦打压阿里成功就意味着,我国终端企业只能长期依附于谷歌,未来也将主要趋向通过硬件和价格拼抢市场,极易形成产业发展的恶性循环,对我国终端企业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培育与整体硬件产业的长期升级演进均具有显著负面影响。

谷歌对应用生态的控制加强,冲击我国互联网应用服务的发展,并带来更多的信息安全隐患。谷歌虽无强制用户使用谷歌应用服务的权利,但掌控了终端操作系统平台亦即意味着掌握了整个应用生态的第一入口,谷歌实际上正在通过手中紧握Android平台进行应用服务的优先内置和捆绑提供,进而实现自身商业利益的诉求。此次争端谷歌一旦胜出,将进一步加强其对应用生态的控制力,对我国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的不公平竞争优势进一步放大,严重阻碍我国本土应用生态的繁荣发展。同时,谷歌所提供的服务存在大虽不可控要素,其不受限制地进人国内,对我国信息安全也将带来极大威胁。

来源:现代科技电信

该日志由 aliyun 于2013年07月24日发表在 阿里云操作系统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转载请注明:阿里云操作系统与谷歌Android争端深度分析

关键词:操作系统
分享到:

阿里云操作系统与谷歌Android争端深度分析:等您发表观点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